网站地图

当前位置 : 首页> 女生

苦红豆秦思思

更新时间:2022-11-20 14:32:26 点击:目前没有统计
《苦红豆秦思思》的主角是瑞王秦思思,小说《苦红豆秦思思》的作者苦红豆秦思思文笔极佳,题材新颖,推荐阅读。精彩章节节选:...


瑞王府。


我睁开眼睛,就看到了眼鼻红红的小翠。


她抽抽噎噎,「主子可算醒了。」


我勉强伸手拍了拍她,以示安慰。又咬着嘴唇问她,「孩子。还在吗?」


按理说,在这种数九寒天,那样冷的湖水,一般人跳下去,都会难保住孩子吧。


却不想小翠眼睛红彤彤地抬起头看我,「主子有神灵庇护,福大命大,小主子当然不会有事的。」


「不过……」小翠又摇摇头,「自主子怀孕以来,总是灾祸不断。小翠明日还是去佛前拜拜,替主子求一张保符。」


我在心里叹气。傻小翠……如果这些灾祸,都是人为的呢?


算起来,我已经在瑞王府试图逃跑三次,试图改变剧情线八次。


无一例外,均以失败告终。


这次坠湖虽是意外,但它确实完成了我不敢,也不忍尝试的一种改变剧情的方法。


现在,不管怎样挣扎也会回到原点的努力已经告诉我,我难以改变原定的剧情线。


「对了,翠儿。」我问她,「是谁把我救上来的?」


小翠踌躇了一下,「是昌王殿下。」


昌王?


这就奇了。非亲非故的,他为什么救我?


王妃高烧,一病不起。


尚书和将军二府果然联手动作,向瑞王讨要说法。


因为王妃一口咬定是秦思思将她推下湖的。


瑞王无可奈何,虽然心疼,以免落人口实,还是选择将侧妃秦思思关进柴房。


至于我,依旧是没人理会。


偶尔有人路过这间小院,也都是撇撇嘴摇摇头,说我东施效颦,白惹一身骚。


我看着眼前练得乱七八糟的毛笔字,还是站起身,和小翠说,「走,我们去看侧妃。」


小翠怯怯的,满是不解地看向我,「啊……我们为什么要去看侧妃?」


为了抱住女主的金大腿。


这话我不能说,只好打哈哈,「社区福利,给她送温暖。」


这话小翠估计也听不懂。


但是没关系,她只要跟着我就好了。


我带着一盒吃的,用所剩不多的碎银子打点了看守的侍卫,见到了缩在柴房角落的秦思思。


秦思思长得是真好看。


她着白衣,肤如凝脂,眉似远黛。眸若含霜。


一看便知是位清冷美人。


但没人知道,面容其次,最妙在眉目沉着。


只要她愿意,后期就可以分分钟变身凤眼高挑的复仇女王。


我摇摇头,将脑子中的幻影甩去。


秦思思从臂弯里抬起头,满怀警惕地看向我。


我凑近一些,扯了个笑容,朝她示好,「妾身来看看姐姐……」


我附身的这个小丫头,形容尚小,身形单薄。称秦思思一声姐姐也不过分……叭。


秦思思回过头去,不愿理我。


……生生把我剩下的后半句「饿不饿」堵在了嗓子眼。


我的笑容凝在脸上,忙给自己打气:没关系没关系,感情是需要培养的。


照设想把盒子摆在她面前,「这里面都是一些吃的。」


秦思思眉尖微蹙,仍是不理我。


「……」


女主角不搭戏,我只好开始自己的独角戏表演了。


「姐姐不要不好意思。」我睁圆眼睛,表现得非常真诚,「妾身也住过柴房的。」


「……」


秦思思满脸都写着: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好意思了?


虽然但是,我说的是实话。


在秦思思入府前的那段日子,我就被关进了柴房,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时候,无比希望能有人带着大猪肘子拯救我。


秦思思未必会沦落到我那般境地,瑞王也必会暗中照拂。


但我还是得来卖个好。


毕竟沦落为炮灰女n后,首要还是活下去,也要为今后做打算。


你问我为什么不找回到21世纪的法子?


因为我已经死了。


出了车祸,惨不忍睹。


而我摔在路上的手机屏还发着光,当时看的就是这本小说。


这也就是我会穿书的原因吧。


友情提示:过马路不要玩手机。


现在我把盒子在秦思思面前打开,「姐姐真的不要见外啊,妾身也没有什么好东西。就……只有这些地瓜,希望姐姐不嫌弃。」


合情合理,我是个不受人重视的侍妾,瑞王府的主子不看重我,下面的奴才也跟着。我自然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好东西。


但这份乐于雪中送炭的情谊是真的。


看着秦思思无动于衷。我索性拧了自己大腿一把,临时加了点戏。


「姐姐……是担心妾身下毒吗?」


我咬着嘴唇,眼泪汪汪地看着秦思思。将地瓜一掰两半。


「那妾身……就在姐姐面前吃了这个地瓜!」


地瓜有些烫,但很甜,我吃得也很香。


秦思思的面色有些动容。


在她眼中,我自然不会拿着腹中胎儿做赌,来以身投毒。


但我也知道,她未必会全然觉得我是个好人。


不过没关系。


我只要一点点积攒好感,就够了。


我又叹一口气,「其实妾身那日,也是担心姐姐,才会失足滑落水中。」


「姐姐和王妃落水前的推搡我看到了。王妃落水……实在与姐姐无关。」


「但妾身人微言轻,说了真相也恐不足以服众……所以未敢向王爷开口。」


说着,我握住她的手,撅嘴蹙眉,一副难过得要哭出来的样子。


「让姐姐受委屈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都怪妾身胆子太小……」


「呜呜呜,妾身对不起姐姐。」


据我观察,虽然剧情走向不如人意,但我确实没有被强制做出过不受本我控制的举动。


如果我不能以一己之力改变剧情的话,从主角的好感度下手,或许也不失为一个方向?


从现在开始,我狂刷秦思思的好感度,使她相信我不会去做那些栽赃陷害她的事。


是不是结局就有更改余地?


秦思思也有些尴尬,她试着缩回手,终于开口,「没事……」


其实她也知道,我说与不说,对她的处境起不了半分作用。瑞王妃说事实是白的,那便是红的也要变成白的。


临了我把剩下的地瓜藏到柴垛下面,对她说,「有能帮上忙姐姐的地方……妾身一定会尽力,妾身也相信,姐姐一定能早日洗脱冤屈……一切都会好起来哒。」


我眨巴着眼睛给她灌鸡汤。


秦思思不是心冷之人,所有后期刀枪不入的大女主,其实在前期的时候反而会记住被施予的每一点真心。


说完我吸一下鼻子,朝她盈盈一笑,带着盒子转身离去。

相关文章:

最近发表
热门文章
随机tag
标签 标签1 标签2 标签3